• <option id="yuu6c"></option>
  • 【中國這十年·焦點面對面】共筑全球新“氣候”,中國從未缺席

    分享到:

    【中國這十年·焦點面對面】共筑全球新“氣候”,中國從未缺席

    2022年10月14日 15:0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視頻:【中國這十年·焦點面對面】共筑全球新“氣候”,中國從未缺席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北京10月14日電 題:共筑全球新“氣候”,中國從未缺席

      ——專訪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王毅

      中新社記者 李金磊 彭大偉

      “要么一同采取行動,要么一起自殺?!苯衲晗募?,面對極端天氣頻發,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發出警告。

      洪水、干旱、極端風暴和野火,異常的氣候變化讓人類面臨嚴峻考驗,全球氣候治理面臨巨大的威脅和挑戰。

    資料圖:拉馬鄉魯南山風電場。李益民 攝
    資料圖:拉馬鄉魯南山風電場。李益民 攝

      “人類燃燒化石能源排放的溫室氣體產生溫室效應,導致全球溫度上升,升溫又帶來了地球表面各個圈層的一些變化,比如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發生的頻率和強度增加并產生相關的糧食生產、能源安全等風險?!眹覛夂蜃兓瘜<椅瘑T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王毅日前在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時說。

      “我們必須要加速采取行動來拯救人類自身?!蓖跻惚硎?,從《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到《京都議定書》,再到《巴黎協定》以及去年通過的《格拉斯哥氣候協議》,人類必須要采取統一的行動來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在應對氣候變化、推動全球氣候治理過程中,中國根據自身的能力不斷更新、提升目標,從“十一五”時期提出節能減排約束性指標,到“十二五”時期提出“國家自主貢獻”,再到2020年提出“雙碳”(碳達峰與碳中和)承諾,有力推動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進程。

      十年來,中國“逐綠而行”,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發展道路,取得顯著成效,一個“只此青綠”的中國展現在世界面前。

      這十年,中國穩步推進能源結構調整,風電、光伏裝機量、發電量均居世界第一,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居全球之首。

      中國嚴格控制二氧化碳排放,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降低48.4%,同時建立了全國碳市場機制,成為全球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最大的碳市場。

      同時,中國不斷提高生態系統碳匯能力,是世界森林密度增長最多和人工造林面積最大的國家,全國增綠面積占全球四分之一。

      “過去十年,中國以年均3%的能源消費增速支撐了年均6.6%的經濟增長率,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與能源增長并未脫鉤,但是中國以更少的能源支撐了經濟增長?!蓖跻惚硎?,一方面控制化石能源的消費,另一方面轉變能源結構,中國在一些重要的產業特別是可再生能源設備、動力電池制造等領域具有明顯優勢,在全球碳減排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當前,全球氣候治理正受到全球疫情、經濟低迷、能源和糧食危機、地緣競爭,以及一些國家氣候政策“回擺”等多重挑戰。

      王毅認為,發達國家應加速自己的行動,同時也要資助發展中國家并為其留出更大的發展空間,而不是“忽悠”發展中國家作出不切實際的減排承諾。在復蘇和應對過程中,要找到一條推進高質量公正轉型的路線,以更加節能和可持續的非化石能源的增長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同時提高適應能力,來彌補在減緩、適應、技術、資金、領導力等方面的赤字,共同推進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完)

    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王毅(右)日前在北京接受<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蔣啟明 攝
    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王毅(右)日前在北京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中新社記者 蔣啟明 攝

      訪談實錄摘編如下:

      中新社記者:世界氣象組織近期發布《團結在科學之中》報告。報告警告稱:人類正朝著錯誤的方向前進。如果不采取更加雄心勃勃的行動,氣候變化的自然和社會經濟影響將越來越具破壞性。為什么全球極端天氣頻發?人類應對氣候變化面臨著哪些挑戰?

      王毅:世界氣象組織的報告揭示了人類的行動跟目標之間相距甚遠,特別是要實現升溫在1.5℃之內,現在的行動是遠遠不夠的,甚至說要增加七倍的努力,這是一個巨大的差距。

      氣候變化首先是一個科學問題,人類燃燒化石能源排放溫室氣體所產生的溫室效應,導致全球溫度上升,升溫又帶來了地球表面各個圈層的一些變化,比如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發生的頻率和強度增加,并產生相關的糧食生產、能源安全等風險,嚴重影響人類的生存與發展,所以我們必須要加速采取行動來拯救人類自身。

      從《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到《京都議定書》,再到《巴黎協定》以及去年通過的《格拉斯哥氣候協議》,人類必須要采取統一的行動來共同應對氣候變化,以減少燃燒化石能源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

      應對氣候變化主要有兩方面工作,一方面是減緩,就是要減少化石能源的消耗或者依賴,同時要增加生態系統碳匯,開發和利用碳捕獲與封存(CCS)技術。另外一方面是適應,地球的地表溫度還在上升,我們要適應這種變化,同樣也要采取更多行動來做這項工作。

    江蘇常州“漁光互補”光伏發電,實現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雙豐收。泱波 攝
    江蘇常州“漁光互補”光伏發電,實現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雙豐收。泱波 攝

      中新社記者:中國為推動全球氣候治理做出了哪些貢獻?

      王毅:在國際層面,中國推動氣候多邊進程,并促進一系列國際氣候規則的達成。在國內層面,中國在“十一五”時期提出節能減排約束性指標,“十二五”時期提出中國的“國家自主貢獻”,2020年提出“雙碳”承諾,都有力推動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進程。中國根據自身的能力,不斷在更新、提升目標,一步一步往前推進,做出積極而具有引領性的貢獻。

      中國現在已經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也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方面需要與各國合作采取行動,同時也在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以及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

      過去十年,中國以年均3%的能源消費增速支撐了年均6.6%的經濟增長率,實際上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與能源增長并沒有脫鉤,但是中國以更少的能源消耗來支撐經濟增長。

      同時,可再生能源發展非常迅速,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累計裝機已經接近11億千瓦,已占全部電力裝機的44.8%,2021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將近2.5萬億千瓦時,相當于總發電量的約30%。一方面控制化石能源的消費,另一方面轉變能源結構,更多去依靠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減少由于能源的增長所帶來的溫室氣體排放。中國在一些重要的產業上特別是可再生能源設備、動力電池制造等領域具有明顯優勢,在全球碳減排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王毅日前在北京接受<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記者 蔣啟明 攝
    國家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王毅日前在北京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中新社記者 蔣啟明 攝

      中新社記者:中國駐歐盟使團臨時代辦王紅堅近日表示,綠色合作不可能在真空中推進,不可能一面搞地緣對抗,一面要求別人無條件合作。該如何破解這種困境?

      王毅:應對氣候變化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到整個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在地緣政治競爭加劇下,零和博弈的做法是不可取的,應對氣候變化合作仍然是基礎。

      發達國家首先要提高自己的力度,也要資助發展中國家并為其留出更大的發展空間,而不是“忽悠”發展中國家(作出不切實際的減排承諾)。各國要以更加節能和可持續的非化石能源的增長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同時提高適應能力,彌補在減緩、適應、技術、資金、領導力等方面的赤字,共同推進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把安全、氣候保護、經濟復蘇和增長統籌起來,這很重要。

      烏克蘭危機、新冠疫情以及通貨膨脹等很多非氣候因素跟氣候問題交織在一起,怎么更好去統籌處理這些問題,也需要我們做更多的研究,采取更加務實的行動。

      同時,競爭也是不可避免的,特別是在技術領域,要通過競爭來促進創新,通過競爭來降低成本,但合作是主流,所以應該把握合作的各種機會,同時也要為競爭做好準備。

      中新社記者:氣候變化是超越國家、超越意識形態的全球性挑戰,但是近年來,個別國家在國際合作中表現出氣候單邊主義傾向,對國際氣候條約合則用、不合則棄,給全球氣候治理合作帶來嚴重阻礙。該如何克服氣候單邊主義傾向,促進開展務實的合作和行動?

      王毅:氣候單邊主義有兩種傾向,一是不合作,不承認氣候變化的事實,就像美國特朗普政府退出了《巴黎協定》,采取了不合作的態度,影響了全球合作和應對氣候變化多邊進程。

      二是不尊重現在的多邊規則。很多發達國家只是單純要其他國家提高目標,要更有雄心,更有力度,但是忽視了這些國家的轉型路徑和替代方案。

      中國同意不斷減少化石能源消費、更多利用可再生能源,但是需要一個公正、安全、平穩的轉型。這一年來,歐洲經歷了烏克蘭危機,也經歷了能源緊張,說明我們仍然需要一個更科學合理的路徑、更明確的替代方案來實現目標。

      我們要防止單邊主義,走多邊主義的基本路徑,需要加強交流和溝通,必須要促進雙邊、多邊的交流合作來增信釋疑。

      中國一定要堅定方向,保持力度和節奏,同時要通過國際傳播來講好中國故事,跟其他國家分享“雙碳”的實踐、經驗、技術,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實現綠色低碳轉型和可持續發展。

    白鶴灘水電站。東方電氣供圖
    白鶴灘水電站。東方電氣供圖

      中新社記者:“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是維護全球氣候治理公平正義的基石。但是當前一些發達國家卻通過建立“碳邊境調節機制(CBAM,俗稱碳關稅)”等方式向發展中國家轉移排放責任、轉嫁減排成本,試圖無形中消解這一基石。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王毅:對此要有全面的認識,歐盟擬單邊采取的“碳邊境調節機制”不符合“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同時是否破壞現有的一些多邊規則也需要關注。例如,歐盟國家聲稱CBAM沒有破壞WTO規則,但是WTO關注的是自由貿易和投資便利化,相關環境條款的規定不清晰,對有關環境產品的認定一直沒有實質進展,也未達成環境產品減稅的協議,導致一些國家借此設立各種“綠色貿易壁壘”。所以,歐盟國家的做法存疑。

      在烏克蘭危機和通貨膨脹背景下,能源價格高漲,“碳邊境調節機制”的很多政策環境也發生了很大變化,需要我們綜合研判和應對,但最核心的就是加速轉型。

      中國在可再生能源設備制造、動力電池及電動汽車方面有很多優勢,只要堅持方向,實現系統性的變革,把整個產業結構、能源結構、生產生活方式、貿易方式向綠色低碳轉變,比別人轉得更快,就有望化解相關的政策挑戰。

      中新社記者:《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7次締約方大會(COP27)即將在埃及舉行。當前全球氣候治理正受到全球疫情、經濟低迷、能源和糧食危機,以及一些國家氣候政策“回擺”等多重挑戰,中方如何保持定力,推動氣候多邊進程持續取得進展?

      王毅: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多次表示,COP27首先應該是一個落實和行動的大會。

      要把《巴黎協定》《格拉斯哥氣候協議》的各項規定落實下來,但現在有一些重要的缺口,比如說適應問題、資金問題,發達國家提出的到2020年到達1000億美元資金的支持仍未落實。

      雄心目標同務實行動必須要保持平衡。在烏克蘭危機、通貨膨脹影響能源和糧食安全的形勢下,一些國家氣候政策短期“回擺”可以理解,但在恢復的過程中必須要考慮構建未來凈零排放或碳中和的新格局。

      各國一方面要更好去應對現有的一些短期問題,同時在復蘇和應對挑戰過程中找到一條公正轉型的路徑。大家要一起努力,才可能彌補差距并且減少可能出現的風險和危機。各國一起把步子走穩走實走好了,才能共同邁向低碳可持續的未來。

    【編輯:劉陽禾】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4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国产无套粉嫩白浆在线观看_老肥女一区二区三区综合网站_精品国产自在97香蕉_青青青伊人色综合久久
  • <option id="yuu6c"></option>